胡兆芳:夜拾八万巨款交警察

【导读】 48岁的胡兆芳下岗后就在望海国际会所门前看管车辆,丈夫孙文江下岗后也应聘到望海大厦做保安。他们有两个子女,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5月20日夜,当她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时,发现会所门前木椅上有个塑料袋,敞着口,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一捆捆的百元大钞……

胡兆芳说,巨款就是丢在这个椅子上的。

夜拾巨款交警察

前天夜里,市区望海国际会所门前车辆看管员胡兆芳,将拾到的8万元现金交给警察、归还失主。昨天中午,记者接到报料后来到望海大厦求证时,保安部经理殷晓苏告诉记者确有其事。48岁的胡兆芳下岗后就在这里看管车辆,大家对她的印象都很好。她的丈夫孙文江下岗后也应聘到望海大厦做保安。他们有两个子女,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

前天夜里11:10左右,殷晓苏立即下楼,在望海大厦一楼大厅见到胡兆芳和孙文江夫妇。胡兆芳手里拎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,口敞着,里面有一叠叠崭新的人民币。经清点,整捆未拆封的有5扎,合计5万元;其余的封条已破损,清点后合计3万元。胡兆芳告诉他,钱是在望海国际会所门前捡到的,请他帮忙报警查找失主。

夜里11:20左右,“110”接警车来到现场后,胡兆芳将8万元现金交给了警察,并到市区先锋派出所作了情况笔录。

平时就是热心人

记者来到望海国际会所一楼见到胡兆芳时,恰逢会所一位女职工电动车不上锁就准备离开。胡兆芳连忙提醒将车锁上。这位女职工说:“胡大姐就是个好心人,谢谢啦。”殷晓苏介绍,胡兆芳做事很负责,人也很热心,有时单位职工要搬运一些东西,她也会帮忙。

听说记者采访,胡兆芳惊讶地问:“你们怎么知道的?”顿了顿后,她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其实没什么,遇上谁都会这样做的!”

胡兆芳头戴一顶白色太阳帽,胸前围着黄围裙,正忙着排列电动车、自行车。围裙上写着“亭湖江动社区车辆看管”等字样。她告诉记者,她原先在亭湖区交通系统的一家单位做会计,2002年下岗回家。他的丈夫孙文江下岗后,在望海大厦找到了一份保安工作。后来,她在社区和望海大厦的帮助下,当起了望海国际会所门前的车辆看管员,也算是望海大厦保安部的一名编外职工吧。

见到巨款也心动

胡兆芳回忆道,前天夜里10:20左右,门前车子基本走光了,她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时,发现望海国际会所门前木椅上有个塑料袋,敞着口,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一捆捆的百元大钞。“我每月几百元的收入,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钱,说一点不心动也不可能。但我更知道,不是自己的钱,怎么能拿回家呢?”她等了一会儿仍不见失主来,就将情况告之望海大厦一楼的保安,同时打电话叫丈夫孙文江过来。

孙文江和她一起将情况告诉总值班、保安部经理殷晓苏。检查发现,塑料袋中除现金之外,没有留下任何与失主相关的证件,这无形中为及时联系失主增加了难度。胡兆芳想,此刻,这位粗心的失主一定正焦急万分,四处寻找丢失的钱袋,遂请殷晓苏拨打“110”,让警察帮忙尽快寻找到失主。

找到失主心放下

巧合的是,前天夜里11:40左右在先锋派出所里刚做完笔录,胡兆芳就接到望海大舞台老板朱树忠的电话,获知这钱是朱树忠的一个朋友丢失的。这时,胡兆芳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下来。她说:“总算找到失主了,我也放心了。人家要是找不到,夜里肯定睡不安。”

记者来到望海国际会所三楼的望海大舞台,找到老板朱树忠。据朱树忠介绍,前天晚上9时左右,一个姓蔡的搞土石方生意的朋友坐车来看演出。当晚驾驶员将这个朋友送到这里后,由于需要钱用,朋友让驾驶员从皮包里取,而自己直接上楼了。后来驾驶员把皮包拉链拉开后,将里面装有8万元现金的塑料袋随手放在了一楼门前边上的木椅上,尔后从包里取了一些零散的现金,后来竟直接上楼了,就这样8万元巨款被丢在了这里。

我们盐城好人多

当天夜里演出结束开车回家后,这位姓蔡的生意人才发现装有8万元现金的塑料袋不见了,连忙与朱树忠电话联系,询问有没有人拾到。朱树忠请他想想可能丢在了哪里,朋友说驾驶员在门口停了一会儿。

朱树忠遂拨通胡兆芳电话,获知钱被她捡到后,立即告之姓蔡的朋友。朋友闻讯赶到先锋派出所,望着失而复得的巨款,这个生意人激动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紧紧握住胡兆芳的手表示感谢。

昨晚记者电话采访时,这位姓蔡的先生还说:“胡兆芳真是个好心人。要是换个人捡到,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失而复得的好运呢。”并请记者再次向胡兆芳表示感谢。

记者转告时,胡兆芳却谦虚地说,不只是她一个人会这么做,拾金不昧已成为我们盐城很多人的自觉行为,晚报上就登过韦青、陈红两位环卫女工雪天拾到两万元苦等失主,高中生吴涵深夜电话寻失主的报道,“我们盐城好人多,蔡先生的钱要是被其他人捡到了,一样会找到。”

作者:陆荣春

编辑:小轩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