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母女拾到百万财物不动心

【导读】林学翠是射阳县洋马镇兴垦村人,一家三口在常州打工。近日《常州日报》头版头条刊登《一对好母女拾到百万财物不动心》报道后,当地读者反应热烈,纷纷致电报社,想要认识一下这家好心人。

  

去年12月24日上午,林学翠、刘海娟母女从戚墅堰土房九区菜场买菜回家,路过一家理发店门前时,看到地上有一个黑色女式拎包。拾起来打开一看,吓了一跳,厚厚几叠钱,还有很多金饰、几本支票和公章,只要盖上单位公章就立即可以提取。林学翠想,丢包的人肯定急坏了,她立即和女儿将包就近送到潞城派出所。

包内共有现金3万多元、金项链2条、金耳环1对、金戒指2个、银行存折3张、大量现金支票与现金卡价值100多万元,以及单位公章及一张身份证。潞城派出所沈警官很快联系上失主。

失主孙某是一家单位的会计,当天上午去菜场旁的工商银行办事,“民警联系我的时候,我的魂都吓掉了!还好,遇到了好心人!”他抽出一叠钱要表示感谢,被林学翠婉拒。她说,我们母女两个虽然文化不高,但也懂得,不是自己的东西,哪怕是一分钱,也绝不能要。

林学翠和丈夫刘文宣都在常州宝德衬布有限公司打工,工资在2000元左右。拾到包后,刘文宣最冷静。刘文宣说:“我们一开始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想等包的主人来找。后来想想不妥,如果被人冒领了怎么办?”一家人经过商量后,认为最好的办法是,把包送到派出所。老刘告诉记者,他家中兄弟姐妹一共有10个,都是农民,“我们文化不高,但爹娘的一句话我一直记着:不是自己的不能拿。”谈到家人,他陷入了沉思,“二三十年前做的好事很多,也不用担心扶了人反被诬,现在的社会有些冷漠了,但是,是非道理,每个人都应该懂。”

女儿刘海娟出生于1992年,目前在一家电子厂打工,月薪1700元。她告诉记者,看母亲拾起包后,自己还怪了一下妈妈,“如果失主说是我们偷的,或者说钱少了,怎么办?”刘海娟坦称,自己一开始怕惹麻烦,因为在网上看到过不少类似的事情。“有的人捡到钱包,失主说里面钱少了,反而要捡钱的人赔。”她说,回到家后,一家人在包里找到一个手机,父母先是想根据里面的号码联系失主,被自己阻止了。“我多长了一个心眼,钱,自然是一分也不能拿的,因为不是我们的;但是,也要注意保护自己,万一失主一口咬定钱少了,我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”最后,还是她提出,直接把包送到派出所最稳妥,而且一定要等失主到派出所当面领取。

作者:

编辑:大州

0